从钯金白银跳水,到原油闪崩,似乎都在说明同一个问题!

7月以来,后台问九哥黄金白银的小伙伴越来越多了,这可能与黄金白银近期涨势火热有关。正所谓盛极则衰,最近白银已经连续两日跳水。其实,白银的大幅回调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通胀预期被证伪也或者是市场此前对通胀预期过高。钯金高位回落以及隔夜原油闪崩也与此相关。虽然后半夜原油跌幅收窄,但总体处于较为敏感的价格区间。

至于为什么钯金跌幅大于白银,就要从其本身货币属性和商品属性分析,如果说白银价格中包含60%货币属性、40%商品属性,那么钯金价格中货币属性可能只有不到30%,大于70%的是商品属性。通胀与商品价格正相关,当实际通胀不及预期的时候,反推商品价格就应出现回调,钯金商品属性更多一些,跌幅也会明显大于白银。原油作为大宗商品之王,其价格接近百分之百的是商品属性,理论上跌幅应该更加明显,然而没有出现大幅下跌是因为油价在等待供给端的指引,也就是8月OPEC会议。不论贵金属还是商品大的逻辑基本是相同的,只会因为各自的特性出现不一样的节奏。各种资产剧烈波动也代表各方的激烈博弈。

再解释一下通胀不及预期的问题。3月份疫情加重的情况下,美国财政和货币政策的持续性和力度成为左右美国经济、美股和大宗商品的关键。目前两党对于新一轮财政刺激计划的形式和规模存在较大分歧,例如民主党提议将每周600美元额外补助金发放期限延长到2021年1月,而共和党提议下调至每周200美元,10月后按照失业前70%工资水平。但最终大概率会达成新一轮财政刺激计划,预计规模为1万亿美元,相比前一轮刺激计划明显缩减。即使刺激计划不缩减的情况下,想要维持通胀依旧不容易,因为穷人总是没有足够的钱去满足自己的消费,而富人的钱总是太多花不完。还有一点,钱总是逐利的,并不是政策想让去哪里就一定能够实现。

这种情况其实国内同样也有。昨天(7月30日),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刘世锦在金融四十人论坛最近一场活动上表示,在此次疫情应对中,中国财政货币政策的“度”把握得较好,既保持了充足的流动性,也没有搞“大水漫灌”。有些方向我们不希望资金流入,甚至会采取措施防止流入,比如房市、股市;有些方向我们希望资金流入,比如实体经济,但政策预期和人的行为有时是较着劲的,这是目前面临的难点。

刘世锦先生的观点想必大家也都能感受到,上半年咱们国内释放的流动性,并没有如期进入实体企业,反倒不少流入股市和楼市。730会议的表态也可以看出,虽然整体流动性依然处于宽松状态,但是不会像上半年一样大的力度来释放流动性了。现在的整个经济属于换挡期,换挡完成之前猛踩油门是没有效果的,所以这种大形势下降低自己的风险偏好才是比较正确的操作。

不过九哥也反复说过,信用货币泛滥的时代,长线持有黄金也是比较好的选择。黄金与白银、钯金相比,货币属性占价格的比重可能超过90%,所以实际利率大幅下行,对黄金这种古老的货币一定是有利的。尽管美联储维持低利率的许诺将美国国债收益率锁定在必定范围内,但除掉通胀影响的实际利率已大幅降至负值。这一暴降被认为是促进出资者在其创纪录的涨势中买入黄金的原因。

目前美联储只能尝试降低流动性投放速度甚至逐步回收流动性。从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达到7万亿美元,由于近期美联储减少了国债的购买量,该速度从高峰的单日750亿美元购买量降至目前的单月800亿美元。但总体来看,美联储仍处在扩表过程中,收回流动性将比较困难。因此,全球性流动性泛滥、实际利率大幅下行将长期支撑金价上行趋势。

话不多说了,如果你对投资方面的知识感兴趣,可以关注韭菜进化论公众号给我留言啊,后续,我们也将根据后台关注度准备下一期内容。